香港冒牌九价HPV疫苗事件追踪:有接种者在港起诉接种诊所

  • 日期:08-11
  • 点击:(1640)


?

去香港玩“净红色疫苗”,后来发现它是一种假冒疫苗或平行疫苗,许多九价HPV疫苗的消费者在捍卫自己的权利方面遇到了困难。

来自东北的吴女士是受害者之一。 7月30日,她告诉消息,自香港方面以来,推出了相关的9种价格的HPV疫苗。从5月10日到7月中旬,她向香港海关和香港卫生署发送了40多封电子邮件。香港消费者委员会和多位香港立法者已就这情况作出回应,并在维权方面寻求协助。目前,邮件“已落入大海”。

6月6日,在收到相关机构或疫苗机构的疫苗接种费后,她向香港警察局,海关,卫生署和消费者委员会寻求帮助。他们没有收到满意的结果。

与此同时,她听说香港西九龙法院小额钱债审裁处可以处理这类纠纷。

根据香港司法机构的官方网站,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负责处理高达75,000元的金钱申索,主要涉及债务,服务费,财产损失,售卖货品及消费者提出的各项申索。

6月6日,吴女士和其他五个九价HPV疫苗接种员前往香港西九龙法院小额钱债审裁处进行登记,并希望收回用过的疫苗。

根据吴女士的说法,7月23日,案件开了,当天只是一张支票。 “由于人数众多,它将统一到8月29日下午2点(重审)。”吴女士说。

据香港文汇网全媒体新闻中心7月23日报道,11名大陆疫苗接种员已前往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由于中亚提供平行疫苗,因此需要中亚来补偿三针疫苗。 6900元到7200元。这11宗个案于七月二十三日在小额钱债审裁处进行。

吴女士是这11起案件的当事方之一。

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马磊告诉澎湃新闻,从民事法律关系的角度来看,购买疫苗接种服务的各方与医疗机构之间存在契约关系。如果双方之间存在争议,应优先考虑商定的争议解决方法和司法治理来解决问题。

马磊说,如果涉及的医疗机构没有相应的资格,或提供不合格的产品或注射无效疫苗给当事人带来情绪刺激,可以认为是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一种民事侵权行为。马磊说,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被告的所在地和发生侵权的地方具有管辖权。当事人可以根据其医疗服务的路径选择解决争议的方式。

北京中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认为,跨境医疗属于公民自主选择的权利,受外国法律调整和限制。李斌表示,跨境医疗行为存在争议,该行为的主体是外国主体。 “无论被告的住所或行为发生的地点是在国外,外国司法机构都应接受,调查并作出裁决。”

马磊表示,当中国公民选择跨境医疗,包括在香港接受独立管辖医疗服务的争议时,他们将面临诸如跨区域调查和证据收集,法律制度差异,语言和交易习惯等诸多挑战。

如何避免这种跨境医疗纠纷再次发生?马磊指出,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医疗行为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一些政党对中介机构或个体医务人员的商业宣传持怀疑态度,这可能会忽视信息不对称和社会结构不匹配带来的额外运营风险。

马磊建议,当疫苗接种者寻求司法渠道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时,他们可以提供初步证据,例如注射是在某个地方进行的,官方识别意见或制药公司等官方文件,以及购买凭证和处方用于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