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川籍在京农民工困难家庭留守儿童活动结束 三个镜头定格爱与幸福

  • 日期:08-04
  • 点击:(1462)


1564357073711.jpg

7月24日,北京四川农民工的留守儿童在天安门广场自画像。本报记者郝飞的照片

1564357087018.jpg

7月23日,留守儿童参观了北京水族馆。本报记者郝飞的照片

“昨天过去了,所有的悲伤和烦恼都已经消失,你必须相信明天的天空会更加蓝.”7月28日下午,坐在超速的K117火车上,12岁的梁山姑娘沉方宇和姐姐沉琼唱了这首歌《别知己》。前一天,18名梁山留守儿童,包括其中两人,在“关爱北京流动儿童”的闭门派对上演唱了这首歌,并获得了一片掌声。

在过去一周,由省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省人民社会和社会事务办公室,省工会联合会,共青团委员会和省妇联组织,“关爱儿童” “留在北京的困难家庭的农民工”在北京举行。来自遂宁,达州,广元和凉山的108名留守儿童与父母一同在北京聚会,度过了愉快而难忘的时光。

我们的记者采访了北京的108名儿童,记录了党委政府,社会和家庭对留守儿童的热爱。

□记者刘春华

镜头一

骑25公里去探望你的儿子

从朝阳区的工地到孩子们住的海淀区,唐波骑着电动自行车走了25公里。我儿子的想法,就像脚下滚动的轮子,越来越紧迫。

7月23日晚7点,唐波在儿童宿舍的宿舍里看到儿子唐俊熙,比预料晚了20多个小时。根据活动计划,唐俊熙乘坐的火车将于7月22日中午抵达北京,并在北京龙爪树酒店与父母见面。但是,由于大雨的影响,火车延误了10多个小时。

来自广元市王仓县的唐波是北京一家新鲜超市的送货员。他的妻子李秀明是另一家超市的牛奶推销员。他的女儿和儿子待在家里。每年春节期间,唐波都回家陪孩子们,但李秀明因工作原因还没回家两年。

父亲出现在他面前,而12岁的唐俊熙咧嘴一笑。虽然我来北京后没有第一次见面,但唐俊熙每次都会用手机给她的父母发送短信和录像。

“今天去了居庸关长城,去了颐和园.”父子俩并排坐在床边,唐骏熙把手放在床上,靠在身上,愉快地摇着脚。 “这些地方有饺子吗?”唐波摸了摸儿子的头,问道。 “收获很多,我还和颐和园的外国人合影留念。”

唐波很高兴看到儿子开心。 “你好,你真高兴。我在北京待了这么久,我没去过长城和颐和园。”在与儿子聊天时,他从手提袋中取出牛奶,毛巾,驱蚊水和其他物品。我拉着儿子的胳膊,用胳膊搂着它。 “看,我的手是黑色的。你必须努力学习。”

因为第二天的活动将在6:30开始,为了让儿子早点休息,唐波决定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离开。在宿舍外的大坝里,曾和他儿子一起散步的唐波突然停了下来。在夜晚的黑暗中,与高度相比,父亲和儿子彼此相对。 “当我今年离开家时,他的身高并没有超出我的耳朵。现在它和我一样高。”唐波的声音很开心,令人尴尬。

镜头二

我是孩子们的“爱父亲”

7月24日,在凉山群的儿童团队中,有一个男人身材不高,皮肤黝黑。他是一名在凉山州盐源县工作多年的黄金国民。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孩子们的'爱父亲'。”金国民在帮助汽车中的“爱母亲”向孩子们分发矿泉水的同时说道。

金国民是河北的一名士兵。退役后,他去了北京工作。从勤杂工到保安人员,他最终成立了一家劳务公司,每年带来400多名彝族人在北京工作。以他为首的彝族农民工参与了奥运工程的建设,天安门广场的维护和北京的大兴国际机场的建设。他们不仅为北京的建设做出了贡献,而且每年还为家乡带来了超过1000万元的劳动收入。

在这个时候,凉山州的孩子们参加了北京农民工困难家庭中的瓜纳川留守儿童的活动,大多数孩子的父母都被金色国民带到了北京,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建筑工地工作。建设项目分散在北京,河北,天津等地。建筑工地上的生活道路是萝卜和坑。当一个人走路时,它将影响多个建筑链接。因此,在看到孩子后,这些父母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

厚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听到黄金国民的消息后,我很快就去购物中心购买短裤和凉鞋,然后送给孩子们。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金国民放下工作,每天和凉山族的孩子们一起在父母小组里播放孩子们的活动。

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黄金国民说,党委和政府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努力让留守儿童在节日期间与父母团聚。他们重新实现了梦想,让孩子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政府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照顾留守儿童。我个人这也是个好主意。他说。

镜头三

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给我生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7月25日晚,在孩子们住的大房间里,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将近60名儿童坐在一起庆祝活动期间过生日的五个孩子的生日。

为了让孩子们过生日快乐,北京省政府特别为孩子们订了一块47英寸的大蛋糕。当两名工作人员将蛋糕带进屋内时,孩子们惊讶不已。

“宁连阳,宁连海,陈嘉豪,曾思宇,陈新瑞。”当主持生日活动的“爱妈妈”叫她的名字时,五个孩子兴奋地跑到屋前的桌子旁。每个人都戴着生日帽,最年轻的陈新瑞站在中间,烛光反映了孩子们的笑容,生日快乐的歌曲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我很高兴,我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过了10岁生日的陈新瑞告诉记者,她的生日是和她的祖父母在一起的。 “爷爷会给我买一块小蛋糕,我们三个人已经吃完了蛋糕,生日快结束了!”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在我们生日那天和父母在一起。”来自广元的宁连阳和宁连海是孪生兄弟姐妹。因为我的父母在北京工作,所以兄弟姐妹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父母过生日。到了晚上,当两兄弟姐妹看到她的母亲唐燕进屋时,她先是惊讶地张开嘴,然后大笑起来。

笑着跳,孩子们的快乐,感染了父母的礼物。为了参加生日活动,北京的厨师胡建平从他工作的地方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孩子们的住所。整个晚上,他的目光跟随着女儿的形象:“经常打电话给我,总是让我回去和她玩,但我别无选择。我来这里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陪她,她就是我的生命。幸福和希望。“

记者笔记

夏天最好的礼物

本报记者刘春华

“你有给爸爸妈妈的礼物吗?”“我是他们的礼物!”我给了自己最好的礼物给了我的父母。这是11岁的魏新宇对记者的回答。是的,对于108名儿童及其父母来说,家庭团聚是今年夏天父母和孩子互赠的最佳礼物。这也是党委政府给予农民工及其子女的最好礼物。

“鸟有巢,人有家。”对于孩子来说,家的温暖不仅充满温暖,还有父母的微笑和直接心灵的长期友谊。假日护理活动使留守儿童获得更多的家庭关系,更多的社会关怀,并让移民工人感受到地方党委和政府的真正关注。

“我只想拥抱他们。”来自广元的农民工索林泪流满面,拥抱了一对来北京的孩子。这个人拥抱了她,等了将近一年。 “在视频通话中观看孩子并观看旁边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我在车里,父亲在车里,我叫他去,他不去,在那里转身,我的眼泪会流下来。”当邱志华向记者描述现场时,他先是哭了。然后我又笑了。这名13岁的女孩说:“我很高兴见到我父亲在北京。”

“我非常感谢政府给予这个机会让孩子们有机会来北京团聚。”从凉山到北京工作的罗航充满了感激之情。参与活动的慈爱母亲李学荣表示,她希望这些活动成为常态,为留守儿童和父母的残余创造更多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紫阳,宜宾,眉山,南充等地也开展了夏季家庭团聚或夏令营活动,对于留守儿童,“夏日礼物”将越来越多。

李秀明(父母):我两年没见过一个孩子了。在农历新年期间,孩子们会说,妈妈,回来,你不会回来。这个家庭不热闹,没有气氛。每次听到孩子这么说,我的心都很不舒服。当我离开家时,我的孩子没有肩高。这次我超越了我。我很开心,很伤心。

梁学荣(父母):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的儿子在北京读书,他的女儿在家学习。我想说我的女儿很抱歉,爸爸不想陪你。爸爸一定要努力。为了家庭的生活,我自己做两份工作。我希望你能理解爸爸,我希望你能努力学习,拥有美好的未来。

陈胜宇(留守儿童):从我两岁的时候起,父亲就在外面工作。我父亲这次没跟我玩,但我不怪他。他在建筑工地工作,非常努力。我真的很喜欢北京的长城,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我想长大,去北京读大学。我每天都可以和父亲在一起。

沉琼(留守儿童):爸爸妈妈,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共进晚餐。我想说你在外面努力工作。如果你想念我,请给我打电话。如果你特别想念我,回家看看我。我希望你每天都快乐。

(记者刘春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