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亿踩雷背后,6000亿诺亚财富何去何从?

  • 日期:07-24
  • 点击:(1696)


2019-07-12 11: 25

来源: IT佬

在34亿霹雳的背后,6000亿诺亚财富在哪里?

该文章转载自全天候技术的公众号,全天候技术的作者

指南:诺亚去哪了?对于诺亚来说,这可能比解决34亿雷暴更重要。

作者:张吉龙

内心的平静全天候技术(iawtmt)

13361a3e84cc486eb87561e2dbfca52e.jpeg

“你有没有踩到雷诺阿的财富?”在一个微信集团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中,有些人问道。这句话很快得到了同一患者的回复。很多人说他们踩到了雷声。有人说,“我被七万人骗了。”

该集团讨论了着名的财富管理公司Noah Wealth最近发生的事件,踩到了雷成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7月5日,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披露,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罗静于6月20日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根据公开资料,由罗静创办的诚兴国际集团是不仅是Boxin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诚兴国际控股(02662.HK)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BAC)。

50f81e283a9a4948b68e744fb4add377.jpeg

诚信国际,博讯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罗静

罗静被拘留后,事件继续发酵。 7月8日,美国股票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OAH)宣布,该公司上海格菲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格飞资产”)发行的产品为成兴国际控股有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

作为一家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多年并在国内市场中名列前茅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的大量霹雳已引起市场的关注。

雷雨事件发生后,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长王静波在一封内部信件中表示,通过这次事件,管理层中仍有许多地方需要升级。她还承认“作为一家小型资产管理机构,真的很难避免100%的风险。”

dc7037b8d3db43e58916c9217190a1e9.jpeg

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王静波

这确实不是诺亚的财富第一次暴露在雷声中。在遭受雷击之前,其风险控制模型一再受到市场的质疑。

王静波在其内部信中提到,“这一事件加强了我们的转型之路,并以残酷而强大的方式唤醒了我们。”

事实上,对于诺亚来说,下一步可能比解决34亿雷暴更重要。

7月8日,王静波在一封内部信中解释说,挪亚财富34亿踩到了雷成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原因是Gofei的资产与Chengxing与Jingxing International的应收账款有关。债权人提供供应链融资,成兴公司涉嫌犯罪,相关资金确实存在风险。

据了解,涉及的主要事件是格飞资产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股权基金”。 7月8日,格飞资产发布《关于“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相关情况的说明》宣布创世纪核心企业私募股权基金的创建期届满。当暂时无法分配时,基金份额的投资期限到期日将根据基金合同延期。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诺亚的财富已经多次踩到了雷声。王静波在其内部信件中提到了诺亚遇到的“景泰事件”。

2014年,诺亚财富参与了万家获胜景泰基金管理计划项目,被称为“中国基金附属公司第一案”。那时,这被称为“诺亚历史上最安全的ABS”遇到个人和机构。在恶意合同欺诈引起的刑事案件中,最后两名被告被判处终身监禁和10年徒刑。

王静波在最近的一封内部信中说,“在公司处理景泰事件的情况下,虽然过程很艰难,但它积累了经验,判断力和决策权,最后以成功结束保护客户的权益。

然而,看完之后,诺亚并没有避免雷声的发生。在2016年,两年后,诺亚的财富暴露于“岳麓基金的'未被发现的'事件”。据了解,2010年,全国50多位投资者在诺亚财富的推动下,共同投资约10.7亿元投资于一家名为“岩滩基金”的私募股权基金。当时,诺亚的员工表示,该项目“返回3.4次,在4年半内收回本金,并在6年后上市”。然而,六年后,该项目没有完成IPO,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益。最终,退出是通过兼并和收购实现的,而投资者的收入仅为1.3倍。

2017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了数百亿的债务动荡。其中,格非资产两基金戈菲创世优先投资基金和格非创世优先投资基金同时发生雷鸣,涉及债务5.46亿元。

2017年6月,诺亚的财富暴露于Leloit。诺亚财富所有的芜湖格非此前曾质疑乐视并购基金的优先权为23亿元人民币。然而,在2018年9月,LeTV.com已提前向芜湖支付了3亿元。

1992年,王静波进入金融业,然后在湘财证券工作多年。曾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和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财务总部总经理。中国第一个伞形基金。

因此,诺亚财富的起源与湘财证券有着密切的关系。 2003年,由于湘财证券的巨额亏损,王静波所在的私人银行部门被废除。王静波和原私人银行的其他员工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成立了湘财证券诺亚财富管理中心。据说,“Noah Fortune”这个名字来源于神话中的“Noah's Ark”。

2005年,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重组,王静波等人离开湘财证券,在上海正式成立了诺亚财富。

由于受到中国私人财富增长的冲击,诺亚的财富迅速增长。 2010年11月,诺亚财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募集资金超过1亿美元,并在上市首日收盘价上涨33%。

上市后,Noah Wealth开始迅速发展并在多个业务领域进行布局。

诺亚财富官方网站显示,到2019年第一季度,诺亚的财富累计资产超过6,362亿元,服务于超过27万的高净值客户和企业,覆盖中国83个城市。在业务布局方面,经过16年的发展,诺亚财富已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综合金融平台,提供投资,保险,教育,家庭服务,汽车租赁和海外配置等服务。

从特定业务部门的角度来看,诺亚财富官方网站显示,目前诺亚的财富有四个主要部门: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全球开放产品平台,信贷和其他业务。

财富管理部门分为高端财富管理,家庭财富管理,伊诺克高端教育,慈善机构和其他慈善机构;资产管理部门主要依据2010年成立的Gofei资产,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共资本市场投资,家庭财富和全权委托投资等。根据Noah Wealth的披露,Gefei Asset目前管理资产人民币1,711亿元;全球开放式产品平台主要帮助用户配置国内外产品,以及保险经纪人和融资租赁业务;信贷和其他业务包括小额信贷服务,汽车金融服务和信贷融资技术服务。

99ba4b6e89dd485dba15cd40e814aa77.jpeg

根据天悦的数据,Noah Wealth旗下的诺亚控股公司直接投资了13家公司,并通过直接或间接控股实际控制了24家公司。

挪亚早期财富的快速增长也引起了知名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注意。互联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到,2007年3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创始和管理合伙人王静波和沉南鹏首次会面。这两个人只谈了十分钟,基本上完成了合作框架。

根据公开资料,2007年10月,红杉资本向Noah Wealth注资500万美元,占诺亚财富的25.5%。在红杉中国,Noah Wealth也被视为一个成功的投资案例。 2010年,诺亚的财富上市,而红杉资本的账面回报率超过36倍。截至2018年12月31日,红杉资本仍持有诺亚财富的6.18%股权。

上市后,红杉资本与诺亚财富之间的资本结合进一步接近。 2015年3月,Noah Wealth的子公司Noah Yijie Financial Technology Co.Ltd。宣布已从红杉中国基金获得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根据当时的新闻稿,沉南鹏,王静波等人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Noah Yijie当时的主要产品是互联网财富管理业务的“员工财富”。然而,工商变动记录显示,2018年2月9日,沉南鹏拒绝担任公司董事。

根据之前的报告《理财周报》,通用电气资本的私募股权基金已投资于包括IDG和红杉资本在内的15家国内投资机构。

2016年10月,红杉中国宣布将通过收购Gopher Assets的部分股份收购后者的战略投资。战略投资额为3.48亿元人民币。 “当红杉和格飞资产之间存在巨大的协同效应”沉南鹏当时说。

在内部信件中,王静波在很大程度上将霹雳的原因归结为经济周期。 “我们这次遇到的事件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宏观市场目前处于信贷周期的末期。”她认为“这也可能是金融业无法抗拒的命运。”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风险控制问题突显了诺亚的财富。此前,Noah Wealth表示,由于诚兴国际是京东供应商,双方之间存在大量长期交易,而Gefei Assets已就此向供应链融资提起了对成兴和京东的司法诉讼。

然而,京东回应称,成兴涉嫌伪造,京东的商业合同是欺诈性的,与京东无关。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Gofi Assets的负责人承认,此案是一个精心策划和故意欺诈的案件,许多金融机构和个人成了受害者。

“今年3月,这个骗局一直在寻找我们,”财富管理行业的一位高管告诉全天候技术。他说,另一方承诺为上市公司的股权和JD的供应链应收担保提供质押担保,并给予更高的利息和代理费。

然而,这位高管说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个项目,因为他们要求京东高管签字,录音和录像被投资方拒绝。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骗局的伎俩是“骗子借过中间人借入京东会议室,然后带上预先准备好的假公章。”

因此,业内一些人提到,虽然骗局更加复杂,但如果诺亚财富的风控过程扎实,最终的骗局仍然不会成功。

事实上,一些客户和监管机构长期以来质疑诺亚财富存在某些风险控制漏洞。

惠山乳业事件爆发后,江苏证监局询问了Gofi基金会第一,二号基金的负责人。当时,成绩单数据显示,该负责人表示,既没有看到惠山集团的会计处理,也没有聘请外部中介机构进行财务调整或法律调整。该负责人透露,“没有强制性的调制程度。”

此外,2018年7月,江苏证监局发布了《关于对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其中披露了Gofei Assets在汇山乳业的基金合同披露方面存在明显错误,并将借款索赔作为应收账款索赔披露,但尚未履行。诚实和信用义务。

此外,本警告信还提到,基金合同中产品风险的披露不一致,特别是产品风险为“中等”,其他产品的风险为“中高”。警告信表明,Gofi的资产甚至在最基本的陈述中没有发现数据检查关系中的任何明显错误,以及股权结构和实际分歧。

关于警告信中提到的上述问题,Noah Wealth表示上述问题是“操作缺陷”和“笔错误”。 “对项目的内部决策判断没有影响,也不会影响投资者对风险水平的判断。”/p>

诺亚在风险控制漏洞方面的财富不仅受到大陆监管的质疑,香港证监会在2018年5月披露,检查诺亚子公司诺亚控股香港的业务活动,发现诺亚香港2014年1月至6月,风险评估,内部系统以及缺乏对投资产品销售和分销的监控存在违规行为,并受到谴责,并处以500万港元的罚款。

然而,尽管外界监管和客户有很多批评,但对诺亚财富中的风险控制有不同的评价。在2018年初,王静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总的来说,我们的风险控制仍然很好。在这样的市场中没有致命的问题。大的行业判断基本上是正确的。” p>

除了风险控制问题之外,诺亚的财富更重要的是要面对商业模式转型的挑战。

在最近的一封内部信件中,王静波提到诺亚财富的转变。她说,诺亚的财富需要从营销到产品,从风险控制到投资管理的全面转型;产品应从非标准固定收益产品转向合并和净值标准化基金,摆脱巨额非标准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如果转型成功,Noah和Gofi将真正成长为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

对于诺亚的财富,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2018年4月,中央银行和多个部门正式发布资产管理新规,挑战了资产管理行业的传统模式,要求统一监管,打破僵化支付,禁止资金池,管理期不匹配。

新资产法规的发布对传统的“回扣模式”构成了挑战,并对财富管理公司的专业化提出了要求。 “真正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可以根据客户的资产状况和风险偏好提出建议。”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许多所谓的第三方现在都有利益驱动,“哪些产品以高佣金出售,不考虑。用户不需要它。“

在过去几个诺亚财富的风险案例中,许多用户报告说诺亚在销售过程中“诱导销售”和私人担保承诺,这降低了用户的风险预期。《国际金融报》的一份报告显示,Noah Wealth的公司向一些保守的投资者出售高风险产品。

从这个角度来看,诺亚的下一次转型是一个更紧迫,更关键的问题。 (发表时,文中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IT的观点。)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诺亚财富

王静波

诺亚

红杉资本

财富

阅读()

投诉